作者為國政研究基金會司法及法制組召集人中選會對完成公告之公投案,修正行政院意見書並重新公告,領銜提案人幸福聯盟質疑其違反公投法,並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聲請停止執行。法院裁准停止執行,中選會卻反斥裁定有違法疑慮,不但要提抗告,更捍然拒絕遵從法院裁定。中選會公然挑戰司法,傷的不只是政府威信,更成了摧毀憲政法治的酷斯拉!依《公民投票法》第17條第1項規定,主管機關(即中選會)就公投案之投票日期時間、編號、主文、理由書,政府機關針對公民投票案提出之意見書,以及公民投票權行使範圍方式等事項,應於公民投票日二十八日前公告。公告的目的磺是使人民瞭解行政行為之內容,同時確定法律關係與效力,尤其是《行政程序法》第110條第2項規定,一般處分自「公告日」或刊登政府公報、新聞紙最後登載日起發生效力。如果允許中選會在法定期限之外,任意修正更動公告內容,不僅《公民投票法》第17條法定公告期限將形同具文,更破壞公民投票程序的完整性,導致公投案過程及效力的紊亂。假若今日補提意見書的,不是上級機關行政院,而是一般人民,中選會還會允許這種「偷吃步」,而修正重新公告嗎?再看中選會拒不停止執行的理由,更是令人啼笑皆非。中選會除了指責法院裁定違法,還說重行公告有前例可循,並符合「歐洲理事會設立的威尼斯委員會(The Venice Commission of the Council of Europe)對公民投票法主管機關的中立要求」。中選會將主管法規《公民投票法》視之為無物,而去援引「威尼斯委員會」的規範或指針,豈不是無厘頭的脫線行為!難不成我們已經是那個委員會的成員國,還是中選會自認是其轄下的機關?更嚴重的是,中選會的行為不但違法,且已經違悖權力分立原則而違憲。作為憲法基本原則之一之權力分立原則,其意義不僅在於權力之區分,將所有國家事務分配由組織、制度與功能等各方面均較適當之國家機關擔當履行,以使國家決定更能有效達到正確之境地,要亦在於權力之制衡,即權力之相互牽制與抑制,以避免權力因無限制之濫用,而致侵害人民自由權利(參照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613號解釋)。從洛克、孟德斯鴆以降,獨立的司法權是防止政府機構濫權,以及維護人民權益的重要機制。所謂「司法」,觀念上係相對於立法、行政而言,其實質之意義乃指國家基於法律對爭訟之具體事實所為宣示(即裁判),推動此項作用之權能,一般稱之為司法權或審判權。以我國現制而言,行政訴訟、公務員懲戒、司法解釋與違憲政黨解散之審理等「國家裁判性之作用」均亦包括在內(參照《憲法》第77條至第82條、《憲法增修條文》第5條及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392號解釋)。行政訴訟既然作為訴訟制度之一種,《行政訴訟法》分別設有停止執行程序(第116條至第119條)及保全程序(第293條至第303條),用以滿足人民於行政訴訟中暫時權利保護之需求。《行政訴訟法》第116條第5項規定:「停止執行之裁定,得停止原處分或決定之效力、處分或決定之執行或程序之續行之全部或部份」,停止執行裁定具有形成力,屬於形成裁定,裁定一旦做出後,法律關係將逕行發生變動,無待法院之強制執行(參照最高法院99年度裁字第2779號裁定、臺北高等行政法院99年度執字第57號裁定)。準此,行政法院所為停止執行裁定,直接課予行政機關不得執行或續行原處分或決定之義務,如同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所言:「裁定就是個案的法,它就是法律」!中選會對於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所為停止執行之裁定,固非無異議之權,惟其僅得依法提起抗告(參照行政訴訟法第119條),並無可逕自決定續行原處分。否則,不啻以行政權凌駕司法權,侵犯司法權之核心領域,不僅違悖《行政訴訟法》課予機關之義務,更嚴重破壞權力分立之憲法原則,已屬重大違憲之舉。中選會是獨立機關,本應該依據法律獨立行使職權,沒想到卻是獨立於法治之外,化身為捍衛執政者的鐵衛軍,成了恣意違法濫權的機關,甚至是吞噬憲政體制的怪獸。這種只有立場、沒有法治的機關,較之「只知汪直太監,不知有皇帝」的西廠,恐怕還更勝一籌!更多論壇文章 雙駕駛又改回單駕駛 台鐵局把人民當智障 川普失戀了 中國別來攪局 守住高雄就沒輸!是誰沒輸? 只剩下一萬人!保存在印度山區的雅利安人 正在開懷狂笑的韓國三星!______________【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文章轉貼如有侵權請告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 . .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fei63 的頭像
lofei63

Nuskin

lofei6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